无障碍浏览
繁体 | 
  • 头条 | 
    头条
  • 抖音号 | 
    抖音号
  • 微信 | 
    关注·微信
  • 微博 | 
    关注·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业务专题 > 政府法治工作 > 其他政府法治工作

南府复议〔2021〕48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何某琴不服南宁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发布时间:2022-05-27 16:11     来源:南宁市司法局   

申请人:何某琴。

被申请人:南宁市公安局良庆分局。

法定代表人:吴文勇,分局长。

第三人:韦某生

第三人:吴某琴。

两个第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莫某峰,广西某某律师事务所。

申请人何某琴不服被申请人南宁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以下简称“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以下简称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向南宁市良庆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良庆区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后良庆区政府将案件转送本机关。本机关于2021123日收到转送的案件材料后依法受理。本案现已审查完结。

何某琴请求:撤销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何某琴称:一、事实:20171226日,本人驾驶号牌为桂1车辆行驶在南宁市某区某路与韦某生驾驶的桂2车辆发生刮擦事故,南宁市公安局交警六大队民警经现场处置后,当场认定韦某生负事故全责(韦某生车辆还逾期未年检)。韦某生在签了事故认定书后,却拒绝赔偿,并扬言让我有本事去告。发生交通事故时我将事故现场发在自己的朋友圈吐槽了当时的心情。并在当天下午将年送到宝马4S店定损,但韦某生不接电话也不配合保险公司处理车损。1227日上午,本人到交警六大队反映情况,交警在多次联系韦某生无果的情况下,建议我走法律程序。于是我向交警部门申请调取韦某生和车辆的相关信息。经本人到良庆区人民法院咨询,当年民事案件暂时停止受理,需到201811日后再受理。本人为了尽快解决修车问题,想通过朋友找到韦某生去解决赔偿问题,于是把交警队提供的信息表发在自己的朋友圈寻求朋友帮忙找韦某生。经过朋友们的努力,韦某生回了一条信息后,仍然没有处理交通事故赔偿。韦某生在拒绝交通事故赔偿的同时向南宁市大沙田派出所报案,大沙田派出所在201831号受理案件。市公安局良庆分局在2018411号做出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违法事实和证据内容为“现查明20171226日、27日,何某琴通过手机微信朋友圈平台多次散布韦某生的驾驶证信息照片及韦某生、吴某琴的个人信息照片,并捏造事实诽谤韦某生。于201832711时许,被公安民警抓获,以上事实有何某琴本人和报案人韦某生、吴某琴的询问笔录及韦某生提供的微信朋友截图复印件等证据证实。”本人因不服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的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处罚,以诉讼的方式将市公安局良庆分局诉至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证明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行政处罚行是: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判决撤销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的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同时韦某生也向良庆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经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何某琴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其微信朋友圈公开发布向吴某琴、韦某生赔礼道歉的信息,内容需经本院核准,自发布之日起十日内不得删除。同时法院认为微信朋友圈是尽向特定的微信好友公开,受众面窄,扩散范围有限,并未在韦某生起诉前已删除朋友圈相关信息,并未给韦某生造成不良影响和损害。在微信朋友圈内发布信息不等同于在互联网上发布,因为微信朋友圈内发布的信息只能是微信好友,且未被屏蔽的好友才能够见到信息,微信朋友圈可以设置私密、部分人能看到、部分人不能看到等功能。而普通互联网是对外开放,任何人都可以看到的。换而言之,本人将交通肇事者韦某生、吴某琴的信息发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不等同于把两人的个人信息向社会公众散布。市公安局良庆分局认定本人散布韦某生、吴某琴的个人信息的证据不足,导致认定事实错误。二、理由。本人在201831日至201841日期间,被南宁市大沙田派出所多次传唤。大沙田派出所在每次传唤中都对我做出侮辱人格的行为,在未出具任何搜查证件的情况下强制剥光我的衣服进行所谓的检查(连内衣裤都要剥掉)。大沙田派出所的办案民警在本次办案态度是“冷硬横”。在大沙田派出所的多次迫害和打压下,我的孩子们看不到原来快乐的慈母,我爱人再看不到原来善解人意的妻子,年迈的父母再看不到一向坚强的女儿给他们带来的依靠,我的家庭失去往日的幸福和快乐,我每日生活在焦虑和恐惧之中,每晚靠安眠药入睡。我成为现实版的秋菊打官司,为的是找回自己生存的信念和尊严。202016日我收到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判决的结果让我重拾生存的希望和信心。但快乐和平静的日子很快被大沙田派出所再次打乱,2020423日、2020518日大沙田派出所传唤我,仍然强制让我扒光衣服配合所谓的安全检查,大沙田派出所假借办案的名义再次侮辱我的人格。大沙田派出所举全所之力历时几年来办一个民事纠纷案件,是执法为公?是滥用职权?还是挟私报复?202069日我再次收到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的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意见为:对何某琴行政拘留五日,但不予执行,是对司法公正的执着?还是无法容忍老百姓起诉冒犯了市公安局良庆分局的警威?在中级法院判决:第一份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被撤销。同年市公安局良庆分局对同一行政行为,根据同样的证据,再次做出相同的行政行为。难道市公安局良庆分局办案只要程序不违法,就不管事实与证据?仗着公权力任性?对我实施报复性执法吗?况且本人在大沙田派出所受理案件之前己经删除朋友圈的相关信息,韦某生也未提供因此受到的影响,反而韦某生对交通事故赔偿只字未提,至今未赔偿本人的车辆损失。印证了恶人先告状。本案属于民事纠纷,市公安局良庆分局公权介入,应当优先考虑调解结案,但其未组织双方调解即作出行政处罚。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安部,司法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民政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信访局,中华全国总工会,全国妇女联合会,共青团中央于2011422日发布《关于深入推进矛盾纠纷大调解工作的指导意见》强调“坚持调解优先,依法调解,充分发挥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的作用。”《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153条规定“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殴打他人、故意伤害、侮辱、诽镑、诬告陷害、故意损毁财物、干扰他人正常生活、侵犯隐私、非法侵入住宅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情节较轻,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调解处理:亲友、邻里、同事、在校学生之间因琐事发生纠纷引起的;(二)行为人的侵害行为系由被侵害人事前的过错行为引起的;(三)其他适用调解处理更易化解矛盾的。”本案的发生是因为交通事故纠纷,是由交通肇事者韦某生存在过错引发的案件,依据《关于深入推进矛盾纠纷大调解工作的指导意见》的精神,以及全国推行的枫桥式公安派出所的精神,市公安局良庆分局理应以化解矛盾,维护和谐社会的宗旨办理案件,而不是作出一罚了事的处罚行为,充分体现了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以“管人者”自居,把群众个人关乎生存和个人尊严的“天大的事”敷衍了事,漠视老百姓的权益,属典型的有权任性。由于市公安局良庆分局的错误处罚决定,造成了本人面临无法就业的影响。综上所述,为维护本人的合法权益,恳请复议机关依法公正处理,监督市公安局良庆分局真正做到立警为公,执法为民!

市公安局良庆分局称:一、对何某琴违法行为性质的认定。2018319时许,韦某生到我分局大沙田派出所报警称,有一个叫何某琴的女子在微信朋友圈多次发布一些其本人的驾驶证照片与其爱人吴某琴的个人信息,并附带“磨死这个人渣”“万能的朋友圈,有谁认识这个人,交通逃避犯”等辱骂、诽谤的言语损毁其名誉,给其工作和家人的生活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以上事实报警人韦某生提供了由广西南宁东博公证处进行公证的证据证实,韦某生要求公安机关依法对何某琴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理。大沙田派出所依法受理韦某生控告何某琴侵犯隐私一案,并于2018327日依法传唤违法嫌疑人何某琴到派出所接受调查。在对违法嫌疑人何某琴询问中,其述称,为了解决其与韦某生之间的交通事故赔偿问题,因找不到韦某生,于是就将韦某生车辆的照片、驾驶证照片、韦某生和吴某琴(车主,韦某生之妻)的驾驶人信息、机动车信息、个人信息表发布到微信朋友圈,还附带有“人渣”“人肉他”等字眼。经大沙田派出所查明,201712268时许,控告人韦某生与违法嫌疑人何某琴驾车在通过某区某大道与某路口时两车发生剐蹭,报警后,交警到现场进行处理。认定韦某生对交通事故负全部责任,并开具了交通事故认定书。之后,双方离开事故现场。20171226日下午和1227日,何某琴联系韦某生解决与其之间的交通事故赔偿问题,但没有联系到韦某生。随后,何某琴到南宁市交通警察支队第六大队反映联系不上韦某生的问题。交警给何某琴提供了一份机动车信息查询结果单,一份驾驶人信息查询结果单,还有驾驶人韦某生和车主吴某琴的个人信息表。何某琴拿到这些信息后,便将这些信息所包含的韦某生车辆的照片、驾驶证照片、韦某生和吴某琴的驾驶人信息、机动车信息、个人信息表发布到微信朋友圈,并附带有“人渣”、“人肉他”、“交通逃逸(避)犯”等字眼。据此,何某琴的行为已经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构成诽谤他人和侵犯隐私。二、依法对何某琴作出处罚决定及其理由。201831日大沙田派出所接到韦某生关于何某琴侵犯其隐私和对其诽谤的控告后,依法进行了受理和查记。经初步审查,认为何某琴的行为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应当立即进行调查,并依法按程序进行审批。2018327日大沙田派出所信法传唤违法嫌疑人何某琴到派出所接受调查。2018331日另一个受害人吴某琴到派出所配合调查。2018410日大沙田派出所再次依法传唤违法嫌疑人何某琴到派出所接受调查,并依法作出处罚决定。在作出处罚决定前,派出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将拟作出的行政处初决定的事实、理由、依据告知了违法行为人何某琴。何某琴拒绝在告知笔录上签名,办案民警依法注明后,将案件报分局进行审批。分局根据违法行为人何某琴违法的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对其处以拘留5日的处罚。何某琴以申请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为由,提出了暂缓执行行政拘留的申请。经过审查,我分局依法对何某琴作出了暂缓执行行政拘留的决定。(一)违法行为人何某琴只有一种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该违法行为同时符合两种违法构成或者同时侵犯两个以上法益客体的,应当认定为想象竟合,择一处罚较重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罚。违法行为人何某琴在微信朋友圈发布韦某生的个人信息,同时附带有交通逃逸(避)犯等字眼,构成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和散布他人隐私。违法行为人何某琴在微信朋友圈发布韦某生和吴某琴的个人信息,同时侵犯两个以上法益客体的,但违法行为人何某琴只有一个违法行为即在在微信朋友圈“发布”这个违法行为,对上述符合两种违法构成和同时侵犯两个以上法益客体的行为,应当认定为想象竞合,择一处罚较重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罚。(二)违法行为人何某琴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情节较重,依法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经过调查取证,认定违法行为人何某琴在20171226日和27日二天时间内,散布韦某生的个人信息3次,散布吴某琴的个人信息2次,捏造事实诽谤韦某生2次。《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根据公安部对《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的释义,认定为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情形有;1、多次讲谤他人的;2、诽谤多人的;3,因诽谤他人受过公安机关治安管理处罚的;4、诽谤他人,给他人正常工作、生活或者身心健康造成较大影响的;5、捏造的事实令普通人难以忍受的。根据公安部对《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的解义,认定为散布他人隐私“情节严重”的情形有:1、多次散布他人隐私的;2、因散布他人隐私受过公安机关治安管理处罚的;3、散布他人隐私,给他人正常生活或者身心健康造成较大影响的;4、散布未成年人隐私的。关于对“多次”的解释,公安部在《公安机关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问题的解释(二)》(200718日公安部公通字[2007]1号印发)第八条作出了解释,“多次”是指三次(含三次)以上,“多人”是指三人(含三人)以上。综上所述,违法行为人何某琴散布他人隐私的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情节较重,依法应当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我分局根据违法行为人何某琴违法的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对违法行为人何某琴处以拘留5日的处罚完全符合法律的规定。三、对违法行为人何某琴再次作出行政处罚的依据。何某琴不服我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号),于2018511日向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以下称青秀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81011日,本案受害人书广生、吴某琴亦向青秀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青秀区法院决定将案件进行合并审理,于2019118日公开开庭审理。2019730日,青秀区法院作出判决如下:驳回原告何某琴以及原告韦某生、吴某琴的诉讼请求。何某琴不服一审判决,向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称南宁市中院)提起上诉。南宁市中院于202016日作出判决(5号)如下:一、撤销青秀区法院4号判决;二、撤销被上诉人南宁市良庆公安分局作出的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三、责令被上诉人南宁市公安局良庆分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我分局根据南宁市中院5号《判决书》于202069日对何某琴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一)按照法定程序重新作出行政行为。根据南宁市中院的判决,我分局撤销了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退还了何某琴交纳的暂缓执行行政拘留保证金,依法传唤何某琴到案,告知相关事项,询问相关问题。在对何某琴进行行政处罚前告知后,何某琴提出了陈述和申辩,大沙田派出所对其提出的陈述和申辩进行了复核,并将复核结果进行了告知。(二)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根据何某琴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事实,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二)项和第(六)项的规定,依法认定其行为构成侵犯隐私和诽谤。根据公安部对《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一条第(四)项的解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在实施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时,或者在执行行政拘留时是怀孕或者哺乳自己不满一周岁婴儿的,不再投送拘留所执行行政拘留。”我分局于202069日,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条第(六)项和第二十一条第(四)项的规定,对何某琴作出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何某琴处行政拘留5日,并对其行政拘留不予执行。综上所述,我分局对何某琴作出的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恳请复议机关予以维持。

韦某生、吴某琴未提交答复意见和证据材料。

经查:20171226日,何某琴驾驶车辆与韦某生驾驶的车辆发生剐蹭,交警认定韦某生负全责。因打电话联系韦某生处理修车及赔偿事宜未果,何某琴于当日将韦某生的驾驶信息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并配有内容为“磨死这人渣”“万能朋友圈,有谁认识这个人,交通逃避犯”。20171227日,何某琴继续将韦某生及其妻子吴某琴的驾驶信息、个人信息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为此,韦某生到市公安局良庆分局大沙田派出所报案。经调查,市公安局良庆分局认为何某琴的行为已经构成诽谤、侵犯隐私,遂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2号),决定对何某琴进行行政拘留五日。何某琴提出暂缓执行拘留申请并提交1000元保证金,后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暂缓执行拘留决定。何某琴、韦某生和吴某琴对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不服,均向青秀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判决驳回原告何某琴及原告韦某生、吴某琴的诉讼请求。何某琴不服一审判决,向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未予考虑违法行为发生的原因,认定事实不全,主要证据不充分,于202016日作出5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撤销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号);责令市公安局良庆分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2020423日,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撤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撤销对何某琴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号),并作出《退还保证金决定书》退还何某琴于2018424日交的1000元保证金。2020423日,市公安局良庆分局大沙田派出所依法传唤何某琴到该所接受询问,并将传唤事由通知何某琴的家属陈国栋。2020518日,市公安局良庆分局大沙田派出所再次传唤何某琴到该所进行处罚前告知,并形成《行政处罚告知笔录》,何某琴于当日向市公安局良庆分局大沙田派出所提出书面《申辩书》。2020529日,市公安局良庆分局大沙田派出所向何某琴告知陈述和申辩复核结果,告知何某琴对其提出的申辩理由已经调查核实,并将依法对其作出相应行政处罚。202069日,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六)项之规定,决定对何某琴处行政拘留五日,并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一条第(四)项之规定,对何某琴的行政拘留不予执行。

何某琴不服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向良庆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良庆区政府于2020128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撤销了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随后,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于20201220日作出《撤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南公良撤字[2020]00003号,简称3号《撤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撤销了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于20216月送达何某琴。韦某生、吴某琴不服良庆区政府复议决定,向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良庆区政府不是适格的行政复议机关,遂撤销了良庆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其后,良庆区政府将本案转送本机关。

另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19722日对吴某琴与何某琴隐私权纠纷作出6号终审判决,维持了一审法院判决。终审判决认定,何某琴的行为侵害了吴某琴的隐私权。

以上事实,有《行政处罚决定书》(2号)、《暂缓执行拘留决定书》、5号《行政判决书》、6号《民事判决书》、微信朋友圈截图、公证书、《道歉信》、3号《撤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等证据予以证明。

本机关认为: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5号《行政判决书》撤销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的原处罚决定,主要是因为原处罚决定认定何某琴诽谤、侵犯隐私的事实不全,证据不充分,同时未充分考虑事情起因。市公安局良庆分局重新作出的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仅对何某琴侵犯隐私的行为进行处理,并未涉及诽谤。结合本案证据材料,何某琴在微信朋友圈发布韦某生、吴某琴个人信息的行为确实侵犯了其隐私,生效的民事判决书亦认定了该事实,何某琴的该违法行为事实清楚。市公安局良庆分局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六)项之规定,对何某琴进行行政拘留并无不当。同时,因何某琴尚在哺乳自己不满一周岁的婴儿,市公安局良庆分局决定不执行行政拘留处罚,亦无不当。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在事实认定和处罚执行方式上均与原处罚决定不同,符合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要求。市公安局良庆分局在执法过程中,对被生效判决认定为违法的程序依法予以纠正,新作出的处罚决定程序合法。

此外,因当时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已被良庆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予以撤销,市公安局良庆分局随即作出3号《撤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撤销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市公安局良庆分局最初的行政处罚决定时,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也另行下文撤销同样的行政处罚决定。本机关认为,上级机关和司法机关撤销行政机关具体行政行为时,行政机关直接履行和做好后续管理即可,行政机关另外下文撤销,违反了行政层级效力原则,是无效的行为。对市公安局良庆分局3号《撤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效力本机关不予认可,今后应予改正。

综上所述,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主要事实清楚,程序合法,本机关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

维持市公安局良庆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南宁铁路运输法院起诉。

2022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