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务工作 > 政府法治工作 > 行政复议

南府复议〔2019〕1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申请人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民政村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不服被申请人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政府作出的《关于五塘镇民政村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与五塘镇民政村民委员会因背畲六岭林地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


发布时间:2020-09-01 15:21     来源:行政复议应诉科   

申请人: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民政村陈屋下坡第29村民小组

负责人:陈佣付,组长。

申请人: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民政村陈屋下坡第30村民小组

负责人:陈定付,组长。

申请人: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民政村陈屋下坡第31村民小组

负责人:梁洁英,组长。

申请人: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民政村陈屋下坡第32村民小组

负责人:陈利付,组长。

申请人: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民政村陈屋下坡第33村民小组

负责人:陈世富,组长。

被申请人: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朱财斌,区长。

第三人: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民政村民委员会。

负责人:周赵华,主任。

申请人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民政村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以下简称“陈屋下坡29、30、31、32、33村民小组”)不服被申请人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兴宁区政府”)作出的《关于五塘镇民政村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与五塘镇民政村民委员会因背畲六岭林地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南兴府决字〔2018〕2号),2019211日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已依法受理,本案现已审查完结

陈屋下坡29、30、31、32、33村民小组请求:请求撤销南兴府决字〔2018〕2号处理决定,责令兴宁区政府重新作出处理决定,将确权归我村民小组所有。

陈屋下坡29、30、31、32、33村民小组一、兴宁区政府处理决定认定事实不清,相互矛盾。兴宁区政府的处理决定认定:争议双方均无土地改革、合作化、四固定、林业三定各个历史时期的有效证据证明现争议地归各自集体所有。众所周知,土改时农户分得的土地确实不属于集体所有,为何在认定时没有做区分?事实上,现争议地背畚六岭等土地从土改、合作化、四固定以来各个历史时期均由陈屋下坡农户或集体经营管理。土改时,陈屋上下坡同为一个土改单位(农会进行土改;合作化时各农户才将自己分得的土地全部入社;四固定时陈屋上下坡分为第7、第8生产队,上世纪80年代初实行责任制时,分为9个生产队。从陈屋坡现有的土改土地登记清册中可以证明现争议地(包括陈屋上坡在内整个林场的土地)从土改以来一直由陈屋坡农户集体经营管理。在调处阶段,我组向兴宁区政府提交了土改时陈屋坡陈康荣户在现争议地背畚六岭分得0.1亩畚地种植红薯的原始书证,还提供多份原始证据佐证,陈屋坡农户土改时在林场范围内分得的土地。这些证据是从邕宁区档案局复印的。兴宁区政府的处理决定对陈康荣户土地产量分户登记册这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定见处理决定第6页倒数第6行)。但在作出处理认定时又予以否定,前后认定是相互矛盾的。为何认定陈康荣户土改时在现争议地背眷六分得的眷地具有合法真实关联性,后来又否定我组在土改时没有有效证据证明现争议地归各自集体所有?事实上,我组所提供的证据已充分证明土改时期,现争议地背畚六岭属陈屋坡农户经营管理,从合作化、四固定后转由陈屋坡集体经营管理至现在。兴宁区政府处理决定依据的事实是错误的。二、我组在四固定后对现争议地进行有效地管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组在现争议地背畚六岭,种植大量竹木,供生产队集体及农户使用。关于对现争议地管理的事实,我组拍摄了在背畚六岭种植竹木的现场照片予以证明。而且在争议地背畚六岭山脚的水田也是我组经营管理。1986831日,陈屋上下坡发生土地争议时,由时任村委会干部陈贵主持下,双方在争议中经协商作出的决定():到牛污直大队杉木边,待后处理杉木”。当时民政村委会也盖章确认,而牛污正是现在的争议地,这足以说明争议地属我组集体所有。除此之外,201027日广西高速公路投资有限公司征收陈屋下坡背畚六岭山地共123.367亩,双方签订了《征收集体土地补偿安置协议书》,并得到民政大队、五塘镇政府、兴宁区房屋和征地拆迁办公室的签字确认。以上事实完全可以证明我组一直对现争议地进行了经营管理。三、相邻的仙葫开发区德福村江口坡村民证实争议地属我组经营管理。江口坡的山岭和田地与我组接壤交界,江口坡村民苏树光、苏进余二人,他们证实该坡村民与我组的村民经常一起在背畚六岭放牛聊天,经常看到我组的村民在争议地背畚六岭等割茅草和砍柴。他们认为现争议地属我组集体所有。四、第三人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现争议的土地权属已经由我组合法变更为第三人集体所有。兴宁区政府处理决定认为:结合民政大队在上世纪70年代,根据上级大办集体企业的精神创办大队林场,当时大队拟定在背畚六等山岭兴办大队林场,种树之前首先征得陈屋坡生产队干同意,后召开了全村各队政工员指导员)、队长会议,一致同意划定在背畚六等山岭兴办大队林场,可视为大队受赠林地创办林场。这种认定是没有事实依据的。首先,没有任何会议记录证明召开各队、政工员(指导员)队长会议一致划定在背畚六等山岭的会议记录。根据国家土地管理局《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定》[1995]国土[]字第26号第23条的规定,争议地不存在其中规定的情形,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稳定山权林权、完善林业生产责任制暂行条例》桂发198236号文,第十二条凡是借山造林的,山权不变,林权归造林单位,米伐时应按原协议付给山权所属队一定的报酬。采伐后由山权所属队更新造林;也可继续由借山单位更新造林,收入分益按协议执行的规定,争议地只是被借用,应当归还我组。在调处阶段,第三人向被我组提供了9份证据,其中①1976531日的《协议书》,但此协议书不是土地确权,而是因民政大队林场越界造林发生争议后,双方协商确定的界线,我组无人参与,不能代表我组的意见。②《承包林场合同》,此合同后面的字是后来添加的。值得注意的是,民政大队在合同中提到的邕林字22号《山界林权证》,但是当时整个民政大队各个生产队都没有政府颁发过任何《山界林权证》,为何民政大队独有?此证虽然在政府处理决定中不予认定,但也可以证明第三人伪造证据的事实。从合同内容来看,联系到兴宁区政府处理决定关于“种植之前首先征得陈屋坡生产干同意”的认定,可以证明1974年春民政大队创苏地权属是陈屋下坡集体所有的,后由民政大队后来借用我组背畚六等六个山岭兴办林场,属于借用。民政村委会提交的承包合同和数份收据中也证明民政大队兴办林场无力管理,一直由我组村民管理,几十年的经营才收取了几年租金。由于土地权属未合法转移,第三人提供的《林地权属证明》也是不能作为土地权属己划归第三人的依据。虽然第三人提供了多份证据,但没有任何一份证据能够有效地证明争议地的权属已合法转移到第三人集体所有。关于现争议地的土地权属问题,《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案》1962927日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第四条生产队部分的第二十一条规定:“生产队范围内的土地,都归生产队所有…”“生产队所有的土地,不经过县级以上人民委员的审查批准,任何单都不得占用,从本案的事实来看,争议地背畚屋坡农户分得畚地、背畚六山脚是我组的农田,那么,争议地显然是生产队范围的土地,不经过县级政府批准,土地所有权并不能合法变更。由此可见,民政大队虽然向我组借地创办林场,但并不意味土地所有权划归民政大队集体所有。二、由于兴宁区政府对本案认定的事实错误,所以在适用法律上也是错误的。综上所述,我组有充分证据证明现争议地属第三人集体所有,现第三人(原民政大队借地兴办林场并未改变原来的土地权属的归属。我组认为兴宁区政府处理决定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也错误,应当予以纠正。为此,特向南宁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请求如上,恳请南宁市人民政府核实本案事实,依法撤销兴宁区政府的处理决定,并责令兴宁区政府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将争议地328.8土地确权给我组集体所有。

兴宁区政府称:经查明:民政村委林场目前经营面积共约525亩,本案争议的背畚六岭是该林场的其中一部分,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测绘局2003万分之一版图南宁市兴宁区地形图坛造F-49-38-(25)、东遥F-49-38-(26)两图幅交汇处,争议范围:东接民政村委管理林场非争议部分林地;南接青秀区江口坡林地;西南接山脚农田(青秀区江口坡与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的农田),西北接山脚背畚深、秧毛渌农田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农田);北接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林地,经争议各方现场指认确认,并同时请南宁市国土信息中心现场勘测,争议面积321.4亩。背畚六岭在民政村陈屋下坡以南,青秀区江口坡以北,距民政村陈屋下坡约3公里。民政大队林场创办前为荒山,长期由青秀区江口坡、民政村陈屋坡等周边村坡放牛。19715月,邕宁县五塘公社革委会组织各大队干部前往湖南省株洲市参加中央召开的村集体林场创办工作会议,五塘公社民政大队也派周国赞(时任大队文书)参加,会后根据会议精神,结合该大队情况,1972年初民政大队开始筹备创办大队林场,拟定在与江口坡山岭界相接处的荒山及周边部分荒山兴办民政大队林场。后民政大队组织召开了全大队各队(当时共八个生产队政工员(指导员)、队长会议,一致同意划定在其中的背畚六岭等荒山兴办大队林场。后经民政大队派出造林专业队,各生产队派出劳动力,民政学校师生等种植杉树,形成大队林场。1976524日,邕宁县伶俐公社新村大队江口生产队(现青秀区江口坡)破坏民政林业组所种的树苗,经原邕宁县处理山林土地水利纠纷办公室召集五塘、伶俐两公社,新村大队干部以及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双方当事人民政大队林业组与新村大队江口生产队)就损害赔偿和山权地界等问题达成《协议书》1976.5.31),明确了双方当事人在三婆岭南面、吊鸽堂岭南面、罗迪堂岭南面、鸽爬山南面、菜麓岭、岭山堂到草子麓山坳等山岭的管理分界线。1986年因山林火灾烧毁民政大队林场的林木,民政村委会把被烧的松杉全部砍伐出售,后民政村委会认为二茬杉木林生长周期长又难管理,为了便于经营管理,继续巩固和发展原大队林场,增加经济收入,民政村委会决定把林场给就近的村民个人承包经营。1987610日,民政村委会与陈屋坡的陈珙华、陈琪华代表签订《承包林场合同书》,由民政村陈屋坡的陈琪华、陈琪华、陈启富、陈冠和、陈冠昌、陈理荣等六农户承包管理民政大队林场的二茬杉林。合同约定承包期限30年(从1987610日至2017610日止),承包金1000/年,砍成材木一次按累计年数交一次承包金。20019月,陈琪华、陈启富、陈保学(陈冠昌之子)、陈召华(陈理荣之子)四农户与广西高峰林场大塘分场签订《林地承包合同书》,将上述承包林地的其中334亩(含现争议地转包给广西高峰林场大塘分场营造速生桉至今(合同约定转包期30年,自200211日至20311231日止)。20045月陈珙华、陈冠和两农户与梁荣伟、梁天才签订《林地使用权联营承包合同》,将余下的承包林地中的191亩(不在现争议地范围内)联营造植速生桉至今(合同约定联营期13年,自2004530日至2017610日止),承包金均由陈珙华、陈琪华等六农户交给民政村委会,承包金已交至2008年。20102,南宁市东外环高速公路建设需征用背畚六岭土地(含部分争议地,民政村陈屋下坡签订了《征收集体土地补偿安置协议书》,征用土地面积124.980亩,其中征用民政大队林场范围内土地72.963亩。2011323日,民政村委会向五塘镇政府提交书面报告,要求将征地范围内72.963亩的大队林场土地权属确定为其所有,并将征地补偿费转入民政村委会的集体帐户,双方发生争议,经五塘镇人民政府调解未果,但就争议部分72.963亩土地的征地补偿安置费事宜作了约定2011713日签定《民政村民委员会与民政村陈屋坡2930313233队因征地引发土地权属争议问题调解协议书》)。后铁路建设方因建设需要又补征用了双方权属异议范围内的土地4.526亩,双方于20111228日签订了《征收集体权属异议土地补偿安置协议书》,同时对征地补偿安置费事宜作了约定。民政村现辖大村坡、细村坡、平天岭坡、干村坡、陈屋坡五个自然坡共35个村民小组,陈屋坡分上、下坡,上坡为民政村第25262728村民小组,下坡为民政村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上世纪70年代初,民政大队为创办大队林场从全大队当时共八个生产队(即大村坡为第一、二队;细村坡为第三、四队;平天岭坡为第五队干村坡为第六队;陈屋上坡为第七队;陈屋下坡为第八队)抽调人员组成林业组上山种植杉苗,民政大队林业组由大队安排任务,组员回各自生产队要工分。承包责任制后,民政大队林业组解散。陈屋坡土改时属华兴乡管辖,合作化时属永华高级农业合作社管辖,四固定时属陈谏大队时辖陈屋坡、干村坡管辖。1965年陈谏大队与民政大队时辖大村坡、细村坡、平天岭坡)合并,统称为民政大队,后改为民政村委会。另五塘镇原属南宁市邕宁县管辖,20053月,因南宁市行政区域调整,五塘镇划归南宁市兴宁区管辖。另,民政村委在出租林场林地期间,收到承租人的承包金作为全村集体开支使用,均用于民政村的公共或公益事业。我府认为,争议双方均无土地改革、合作化、四固定、林业三定各时期的有效证据证明现争议地归各自所有。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未能提供合法有效的经营管理事实及证据材料证明其权属主张,对其主张不予支持。民政村民委员会虽然无土改、合作化、四固定、林业三定各时期的有效证据证明争议地权属,但从大队林场经营管理的事实来看,民政村所辖的各生产队(含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及周边村坡(如江口坡等均认可了民政大队林场权属,当地政府、林业站及原皇宁县人民政府、皇宁县林业局均认可了村委会拥有林地使用权:1、民政大队林业组与新村大队江口生产队就山权地界问题达成《协议书》1976.5.31);21987610日,民政村委会与陈屋坡陈琪华、陈琪华签订《承包林场合同书》,陈屋坡陈琪华、陈珙华等人认可了大队林场林地及林木的使用权和所有权,并愿意承包经营,且按约交纳承包金至2008年;320019月,陈琪华、陈启富、陈保学、陈召华四农户与广西高峰林场大塘分场签订《林地承包合同书》,将所承包林地(面积334亩)转包给广西高峰林场大塘分场,陈琪华、陈启富、陈保学、陈召华等陈屋坡群众认可了民政村委会对334亩林地所有权(含争议地),并愿意转包给广西高峰林场大塘分场种植速生丰产林,镇林业站、镇政府也出具《林地权属证明》证实民政村拥有334亩林地(含争议地所有权;420045月,陈琪华、陈冠和两农户与梁荣伟、梁天才签订《林地使用权联营承包合同》,陈珙华、陈冠和等陈屋坡群众认可了民政村委会对191亩林地所有权(不含争议地),并愿意将与村委原承包的191亩林地和梁荣伟、梁天才共同联营种植速生丰产林,镇政府、邕宁县林业局、邕宁县人民政府也出具《林地权属证明》证实民政村拥有191亩林地(不含争议地所有权。结合民政大队在上世纪70年代根据上级大办集体企业的精神创办大队林场,当时大队拟定在背畚六等山岭兴办大队林场,种树之前首先征得陈屋坡生产队队干同意,后召开了全村各队政工员指导员)、队长会议,一致同意划定在背畚六等山岭兴办大队林场,当时的背畚六一带均为荒山,并没有具体分到哪一个队所有或经营管理,大队林场创办后由民政村民委员会一直进行经营管理至今,从上世纪70年代初创办林场至20102月南宁市东外环高速公路建设征用背畚六部分山地前,均无任何生产队(村民小组)提出归还林地权属的主张,包括至1995年陈琪华任民政村委党支部书记期间,也没有对村委林场的使用权及所有权提出异议。民政村民委员会对争议地经营管理的事实我府予以确认。关于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申请复议的具体理由,我府认为:第一,关于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提供的证据11952年陈忠瑞、滕彩凤、陈冠山的《土地房产所有证》,证据219531月民政乡陈屋坡《土地产量分户登记清册》(其二),证据3195312月民政乡陈屋坡《土地产量分户登记清册》(其一的适用问题,我府认定证据1、2不能作为确定林地所有权的证据、对证据3不予认定。同时,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并没有提供证据证实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对争议地进行了持续、有效的经营管理。第二,关于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提供的证据6现场照片我府不予认定。对于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提供的证据7-1986年村委组织陈屋上坡与陈屋下坡划分大鹰岭签订《协议书》我府予以认定,但牛污仅仅是划分大鹰岭的一个参考点,该协议并非确定牛污权属的协议,因此我府不能将该证据作为本案确权的依据。关于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提供的证据4,我府认为不能以该证据作为证明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主张的凭据。第三,关于证人证言的采信问题,证人仅就其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事件事实作出陈述,对于证人就事件所发表的个人观点、主观推断并非调处机关应当予以采信的证据范畴。因此陈屋下坡第29、30、31、32、33村民小组申请复议的第三大理由不成立。综上,本案在经多次调解未果的情况下,我府依法作出的涉案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